闻竹清

长弧年更小能手
↑有一个可以升天的脑洞,一只无法表达的右手和一张语无伦次的嘴

随记


走出拥嚷的厢房,过道里没开灯,我摸黑向前走。拐角处忽明忽灭的烟火,虽然不清晰,但我看得出那模糊的轮廓转过头来,看向我。
袅袅云烟中他回头看我。其实我并不清楚是“他”还是他。但是直觉告诉我这就是他,不是因为房间里唯独少了这个人,也不是因为那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神韵。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抽烟,但我确信他是会的,大概是潜意识就这么认为着了。他吐出烟雾,悉数喷洒在我脸上。说实在话,我并不讨厌这个味道,不过这个类似挑衅的动作着实惹怒了我。
但是依旧,我们谁都没有先开口。
“林嘉玟!”厢门发出“吱吖”的声音,一个人从里面探出头来。浓重的墨色使他不由得眨了一下眼,大概是因为因为身处黑暗的原因吧,那个人并没有看到我们。
“吱吖”厢门重新闭合。
也许是知道装不下去了,唇瓣嗡动,他的视线落到我身上。
“你来干什么。”
“似乎没有规定我不能来吧?”
“啧,”他不屑的低头,“好孩子就不要跟我学坏了。”随手捻灭,半截烟头落地 没重量似的轻飘飘的滚了一圈 撒出些灼眼的叹息。
他重新点燃一支烟。
“敢吗?”
实在是觉得好笑,真是个可爱的孩子。我接过,熟门熟路的吸了一口。
这个味道,亲自体验的话真是糟糕透了。我平和的吐出一口浊气,老练得反而让他惊讶。
“你会抽烟?”
“你会抽烟。”
这样回答他,“所以,我会抽烟,很奇怪吗?”
他静默了。
“好吧,”他重新点燃,站在我的身侧,“那就陪我抽完这支再回去吧。”
我没有接话,也再没人打扰。嗓子眼火急火燎的痒,像极了黑暗中偶尔闪烁在他眼里的焰火,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烟。
“走吧。”他捻灭烟头,理了理下摆,转身离开了。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闻竹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